留住乡愁古韵 焕发活力新生——山西加强传统村落保护利用

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乡村古堡,站在护城河外抬头仰望,只见城楼高大宏伟,长长的堡墙上蜂窝状的藏兵洞一字排开,古民居层层叠叠错落有致……这便是有着“中国北方第一明代古城堡”美誉的湘峪古堡。

这个有着近400年历史的古堡曾破败不堪,如今正重获新生。

作为北方乡村历史文化资源富集的省份,山西省近年来加大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利用力度,使越来越多古村落不断散发时代新韵。

留下来:再现记忆中的乡愁

10年前,记者来到位于山西沁水县的湘峪古堡,看到的是一幅房屋破败、人去堡空的景象。

入围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传统村落,2014年湘峪古堡被列入国家文物局首批“国保省保集中成片传统村落整体保护利用工作”示范点。沁水县文物保护中心主任焦江峰介绍,目前在中央资金支持下,已对堡内20余处院落进行了保护修缮,并实施了古堡消防工程。

   这是2019年10月30日拍摄的山西省沁水县湘峪古堡(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如今的湘峪古堡护城河环绕,中空的古城墙、全国罕见的“双插花院”等古建筑得到修缮加固,已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这是2019年10月30日拍摄的山西省沁水县湘峪古堡(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山西现有中国传统村落619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111个。党的十八大以来,山西颁布实施《山西省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山西省传统村落保护条例》,争取中央资金11.12亿元,近三年省财政下达补助资金2.4亿元,用于传统村落保护,已初见成效。

在距离湘峪古堡10多公里外的阳城县中庄村,部分古建筑不仅得到修缮,还具备现代化的居住条件。

中庄村保存明清古院60余处,是一座以古建筑、民俗、美食文化为特色的传统村落。2013年以来,在各级财政资金支持下,中庄村46处院落得到修缮,90%的旱厕完成改造,60%的道路得以修整,网络实现全覆盖。

走进一处棋盘院,一度荒草丛生的场景不见了,院内干净整洁、古色古香,屋内淋浴、冲水马桶、网络、空调等现代化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文化遗产保下了,村民生活也更便利了。”中庄村党支部书记张江林欣慰地说。

除了宝贵的文化遗产,良好的生态也成为推进振兴的强劲动力。

长治市平顺县虹霓村一如它名字般美丽,石窑洞、石板房、石街巷等错落有致地排列在青山绿水中。然而,之前这里却是“垃圾河道扔,猪圈臭烘烘”。近年来,虹霓村加快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拆除猪圈、改造旱厕,号召村民定时往垃圾车内倒垃圾,开展清河塘、清沟渠、清道路、清厕所、清墙体、清空心房垃圾、清房前屋后等大扫除活动,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这是2022年7月5日拍摄的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虹霓村。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很多外地游客来到村里,羡慕我们‘住在公园里’,现在村民环保意识提高了,更加爱护古村落。”虹霓村党支部书记王国保说。

修旧如旧的古建诉说着历史的过往,青山绿水中仿佛回到记忆中的故乡……

活起来:古村浸润文化味

尽管已过清明,但在山西大同市天镇县,山上的积雪还未融化,山峦间蜿蜒攀升的明长城脉络清晰。

中午时分,长城脚下的新平堡,79岁的吴何如正和老伴忙着炸油糕、做烩菜,热气油香在这座400多年的古院落中弥漫开来。

新平堡,明朝时为屯兵而建。如今,这里依然保留着军堡文化印记,被称为“活着的军堡”。“村里人大多是当年的士卒和商人后代。”吴何如说,这里常住1600多口人,光姓氏就有130多种。堡子的北门称镇虏门,东门称迎恩门,直到现在,村里人还是办喜事走东门,办白事走北门。

游客在山西省大同市天镇县新平堡古村落内游览拍照(2023年4月7日摄)。新华社记者 唐诗凝 摄

经过多年对村落中优秀传统文化深入挖掘,山西形成一批古堡文化村、黄河文化村、长城文化村、晋商文化村等传统村落。这些村落的宝贵之处不仅在于原汁原味的古建院落,更在于蕴含其中的乡风民俗和独特地域文化。

赵家上院、豫商会馆、首饰店、当铺……走进山西晋城市阳城县上伏村,很多院落、商铺门口挂着这样的牌子,诉说着历史。

上伏村是明清时重要的商道古镇。为了挖掘当地文化,村里成立了古文化研究室,收集研究门匾楹联、古碑石刻和村民口口相传的商贾史料……村子的历史逐渐清晰起来。

“了解它的历史就会更爱它。”41岁的湖南人莫红琼多年前嫁到上伏村,如今是村里的导游。她讲解时充满激情,“希望让更多人知道这里的历史文化。”

与此同时,一些传统村落也致力于活态开发,利用当地地方戏曲、传统手工艺等文化传承和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让其具有文化内核。

“如果说当初把村民迁出去是为了保护,那如今将村民迁回来,则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阳城县上庄村党支部书记王进军说。

上庄村完好保留着元、明、清、民国四个时期的建筑。王进军告诉记者,村里从2003年开始保护开发,通过产权置换等方式,将村民迁出去,修复了一批老院落。后来却发现,没有人居住的房子空落落的,也更容易损坏。于是,近年来又将一部分村民迁了回来。

漫步上庄村,“麒麟上墙狮把门,斜砖墁地白粉墙”的建筑规格大气庄重,而驼峰大斗承平梁、“蚂蚱头型”雕花耍头则让人感叹元代民居的稀有。而老人在屋门口聊天、晒太阳,孩童在古街老院里奔跑嬉戏,时刻让人感受到村子的勃勃生机。

中庄秧歌、麦芽枣糕制作、打铁花技艺……传统戏曲、老手艺也在村里延续传承。

68岁的赵水余是省级非遗中庄秧歌的传承人,每到周末,他都会组织人们排练秧歌。这种地方小戏,村里人从小听到大,几乎人人都会唱上几句。每到春节等重要节日,村里还组织村民登台表演,不少远道而来的游客也得以领略其魅力。

火起来:乡野焕发新活力

“润城特色‘八八宴’我们家做了快20年。第一道是雪花鸡脯,寓意吉祥如意,最后一道是鸡蛋汤,喝完圆圆满满。”每逢节假日,上庄村口的农家乐天官养生八八筵格外热闹,老板李小胖一边忙着招呼客人们落座,一边介绍省级非遗美食“八八宴”的特色和由来。

在上庄村,“八八宴”这一原本迎亲嫁娶时招待宾朋的宴席,如今成了当地村民的致富产业。

依托文化优势,不少传统村落发展旅游产业、特色服务业、特色手工业等,将其打造成乡村振兴的产业支撑,村民们收入不断提高。

位于山西晋城高平市的苏庄村入选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当地以“太行人家,喜镇苏庄”为主题,修缮打造连理院、账房院等明清古院落,挖掘传统特色婚俗,活化古村。不仅游客能参观了解当地传统婚俗文化,准备结婚的新人也能在此享受婚纱摄影、婚庆仪式、婚宴定制等服务。

“我们村集体和村民总算是找到了一条稳定的增收致富路。”苏庄村党总支书记裴婷婷介绍说,景区带动200多名村民就业,通过自主经营特色小吃,从事景区保洁员、餐饮服务员、保安、群众演员等,人均年增收3000元以上。“村里环境变好了,村民们更是守着家就把钱挣了。”古村落火起来、老百姓富起来,村民获得感得到实实在在提升。

           这是2020年11月2日拍摄的山西省平定县娘子关景区。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长城脚下的娘子关村依山而建、傍水而居,走进“水上人家”,低头可见“咕嘟泉”潺潺流过。经过十多年发展,旅游业成为当地主导产业。

          游客在山西省平定县娘子关村游玩(2021年4月21日摄)。新华社发(王磊 摄)

娘子关村党支部书记杨文宝说,近些年在绿色发展和共同富裕上下足了功夫,全村旅游年收入逾千万,最高突破2000万元,全村四分之一的村民参与到旅游业。

山西省平定县娘子关村一家农家乐的工作人员为顾客包饺子(2019年2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如今,村里每人每年能分红1500元左右,人均年收入为1.6万元左右。“目前共有近90户村民经营民宿、饭庄、特色商铺等。我们还会继续增加旅游项目,带动更多村民就业,加快推进乡村振兴。”杨文宝说。

文字记者:王菲菲、王学涛、唐诗凝

新闻直通

世界智能大会抢滩
文化铸魂 周口商会拓展发展新格局
河北省未来产业联席会议第二次会议暨未来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揭牌仪式成功举办
河北涞源县“科技诊所”开诊,助力县域科技创新跃升
2023中国(河北)国际冰雪旅游发展大会开幕
路桥运维技术论坛在江西九江顺利召开
多元治理一体推进 普法强基增效平安
咏诵经典 声悦燕赵

前沿经济

天津华为旗舰店:开启线下体验重磅升级
中国·承德2023年钒钛产业链对接大会召开
暖心护航打造百姓身边的服务品牌
暖心护航打造百姓身边的服务品牌
2023年京津冀大众跆拳道精英赛开幕
2023年京津冀大众跆拳道精英赛开幕
天津市技术经理人发展促进会服务科创天津建设
天津市技术经理人发展促进会服务科创天津建设

观点

汽车市场迎变局,需求推动产业加速重构
金观平:精准发力巩固消费回升态势
天然冲突基因?服饰批发市场为何与直播决裂
“智能”客服“答非所问”咋破解?
超额储蓄转化为消费须多方发力
金观平:中国经济有信心有能力行稳致远
我国首个国家植物园设立一周年 植物保护收集取得新进展
翡翠、红蓝宝,涨价幅度超黄金!值得投资吗?

访谈

风筝传人 吕阳 |“形、意、情、趣”话传承
“零门槛”转专业 鼓励学生做自己喜欢的事
会老友、展信心 跨国企业“掌门人”密集访沪
云南省沧源县杨红军:留在大山深处 坚守三尺讲台
海尔周云杰:在不确定中成就确定的力量
格力电器董明珠:消费升级带来发展底气
百度李彦宏:把信心传递给每一个人
考古专家牛世山:土里找隍壕,揭开殷墟商王陵“真容”

施政方略

河北枣强县“量体裁衣”缔造“华丽蝶变”
山西潞城:党建引领 村级集体经济“破茧成蝶”
高等农林教育引导大学生投身乡村振兴一线 逐梦沃野 绽放青春
梨香汇成产业香
五部门:“十四五”期间在部分省份实施大学生乡村医生专项计划
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全面划定 全线不低于315万平方公里
西藏察隅珞巴族:水稻田里春耕忙
一叶成“业”,探寻古茶树之乡的“致富经”